又一落馬高官的題字被鏟了。這回更神速,是廣東省政協原主席朱明國被查消息傳開的當晚。
  昔時榮耀今日羞,這是當初求字如求榮的人們始料不及的事情。作為朱明國的成長地、發跡地,家鄉人抹臉之快,叫我看,無地自容的不只是落馬的朱明國,同樣包括跟著權力起舞的那些求字者。
  憑心而論,朱明國的字,與某大學著名校友之類比,好哪去了都不知道。但領導的墨寶,在很多人眼裡並不是以藝術高低來衡量的,而是講權力的高低。海南五指山作為朱明國的老家,當初如果攀得上更高的“高人”,朱明國的字,就不太可能有機會像瓊花一樣開得隨處可見。當然,朱明國揮起毫來,也不會有這麼自信。
  但是,權力在倒台之後,當初求得墨寶的人們,那種俱榮俱損的心態卻是驚人的一致的。這就像某個高官在位時,有些人以與其親近而炫耀於眾,高官落馬之後巴不得無人知曉這層關係一樣,這種趨炎附勢的陰陽面孔,如蟻附膻般令人作嘔。
  據說當晚被“黑掉”落款姓名的“瓊州學院附屬中學”,是朱明國的母校。朱明國為這所至少三更其名的中學,曾經有過“多次題字”,可見相互之間的熱情不是一般。但是,這一冷一熱的感情,完全建立在權力的倒台與在位的基礎上,看上去是政治意識的與時俱進,實際上是與權共舞的一種自保。所謂熱情,只不過是權力的高度決定的一種溫度罷了。
  朱明國給政府部門、給旅游景區的題字,名字抹就抹了吧,堂堂教書育人的聖地,這翻臉如翻書的作派,不知身在校園的孩子們該作何想。校領導說,朱明國被調查的消息公佈當晚,學校就將他題寫的祝福詞收起來了,相關題詞落款也抹掉了。這種“大義滅名”的姿態,其實給不諳世事的孩子們上了一堂生動的課:權力在手衝上去傍,一旦倒台避得比誰都快。孩子在這樣的學校里成長,實在是教育中真正令人遺憾和痛心的一件事。
  沒有權力崇拜的求字,許多地方便不會有官員隨處可見的潑墨。當然,通過題字勾兌利益輸送的,另當別論。朱明國題字,有沒有潤筆費不清楚,但在他身上發生的從字因權貴、到字因權恥的三觀顛覆過程,卻是刻在世人眼裡永遠抹不去的一種印記。只有在權力被崇拜到極致、變態的程度,官員的題字,才有可能達到不以藝術高下為參照、僅以職位論貴賤的媚態。
  朱明國的題字,只是被人鏟抹的其中一個,但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。那些曾欣然揮毫的貪官,誰都不知道在媚掌如潮過後,會不會成為傍權求字者避之不及的證據。
  不如好好做官,專心為人民服務。題字的事,就讓給書法家們去做。中央“八項規定”中就講得很明白,除中央統一安排外,個人不公開出版著作、講話單行本,不發賀信、賀電、題詞、題字。
  (原標題:題字的事,讓不當官的人去做吧)

en15enbaa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